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世纪小贴士 >
重庆53名“好门巴”组团式援藏 创建藏东唯一三

重庆53名“好门巴”组团式援藏 创建藏东唯一三

  儿科主任陈军华

重庆53名“好门巴”组团式援藏 创建藏东唯一三

  儿科主任陈军华每天对病房进行巡查。 记者 邹飞 摄

  在藏族同胞中,管医生叫“门巴”。6月12日上午,在昌都市人民医院儿科病房,67岁的泽旺曲扎大爷紧紧握住重庆“门巴”陈军华的手,连声感谢医护人员将其外孙女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

  三年来,重庆从各大医疗机构精心遴选出53名优秀医疗专家,分3批组团式医疗援藏,用了不到3年时间,帮助昌都市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甲”,为当地填补了一项又一项医学空白,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医疗纪录。

  当地最好医院缺药缺仪器

  陈军华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援藏医生,2107年12月,他访学归国即奔赴高原,担任昌都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

  12日上午10时许,陈军华带领科室医护人员巡查病房。当天,儿科病房收治了27名患儿,其中一位患儿就是泽旺曲扎大爷的外孙女。5月23日,孩子突然提前3个月降临,生下时体重仅1170g,不久便出现呼吸困难等病症,被紧急送到医院救治。

  由于许多患儿父母不会说普通话,陈军华不得不通过身边的藏族医生向巴曲西翻译,了解患儿病情,耐心地向患儿家属告知治疗方案。跟内地相比,巡房时间多出一倍,直到中午12时,才将病房巡查完。

  在当地百姓眼里,昌都市人民医院历史悠久,1952年建立,是西藏第一所公立医院,也是藏东地区最好的医院。但是3年前,援藏医疗队刚来到这里时,却发现这里医疗设备匮乏,医疗水平较低,难以满足人民对医疗服务的需求。

  “由于各种原因,当地高危妊娠、早产儿较多,往往危及产妇和新生儿的生命。刚来时,儿科只有两台呼吸机,其中一台还漏气,没有血气分析仪、全电动治疗床、压低温治疗仪、常用于临床救治的药品也比较缺乏。”陈军华回忆说。

  “以院包科”援建重点科室

  泽旺曲扎大爷也知道早产儿救治的风险,当他得知医院来了一批重庆援藏医生,便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他们身上。经过近20天的精心治疗,孩子脱离了危险。

  “现在体重长到2公斤,精神也好许多,自己能吃奶了,真没想到孩子能救活!”泽旺曲扎大爷高兴地说,他一时还难以相信眼前的“奇迹”。

  奇迹的诞生来自于重庆“组团式”医疗援藏,通过“以院包科”模式,重庆市11家医院“一对一”援建昌都市人民医院11个重点科室。其中,儿科由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负责。

  经过3年的援建,昌都市人民医院建起了孕产妇、新生儿危重症救治中心,儿童远程心电会诊平台,相关医疗仪器设备和急缺药品到位,能开展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新生儿床旁超声检查以诊断颅内出血和脑水肿以及筛查先天性心脏病、快速血气分析检查等新的医疗服务项目。

  陈军华说,跟3年前相比,在院婴幼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呈十倍下降。去年,儿科共收治住院患儿1443多人次,成功抢救488左右人次,抢救次数627次,抢救成功率达99%,成功救治体重低于1500g以下的早产儿50多例。

  据介绍,2017年8月,孕产妇、新生儿危重症救治中心成功复苏一名44岁心跳呼吸停止的孕妇,并保证了母子平安,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2018年12月,儿科收治了一位病危藏族男婴,来时体温仅35度,呼吸60次/分,体重仅2kg。经过援藏医生、儿科副主任李春和医护人员三次大抢救,男婴成功脱险,不久便康复出院。

  “传帮带”留下带不走的医疗队

  为加快医院的学科建设,重庆援藏医疗队采取了“1+2+1”和双向选择的跟师培养模式,共结成103个帮扶对子;通过举办专题讲座、开展教学查房、组织疑难会诊和远程教育等方式进行广泛教学,实现了传帮带模式多元化。

  今年54岁、来自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马颖是援藏医疗队里年龄最大的,他深有体会地说,刚来时,医院只能做一些常规的神经外科手术,先进的显微神经手术还是空白,前几年,天津市捐赠了一台显微镜,但当地医生不会用。

  来了之后,马颖与年轻医生张琪结成师徒,工作中,他既当医生也当老师,“工作再忙,每周五下午都会召集当地医生上课,给他们讲解新的知识和手术技术。”

张洁
业务院长主刀医师
袁初黎
副主任医师
郑新荣
副主任医师
印义芳
主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