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世纪小贴士 >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为西部民众救“心”扶贫

(原标题: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为西部民众救“心”扶贫)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为西部民众救“心”扶贫

原医务人员到贫困山区回访和筛查。 陶社兰 摄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张近宝为患儿诊疗。 陶社兰 摄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张近宝为患儿诊疗。 陶社兰 摄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医务人员到藏区巡诊。 资料图片 摄

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医务人员到藏区巡诊。 资料图片 摄

中新网成都7月5日电 题: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为西部民众救“心”扶贫

作者 陶社兰 李小平 李斌

6月的川北,烈日炎炎。原成都军区总医院政委杜宜凯率领该院心血管外科医务人员,从成都驱车400公里,来到贫困山区平昌县,为这里的先天性心脏病患者进行回访和筛查。

“像这样的回访和筛查,7年来我参加了多少次?记不清了。”科室主任张近宝说。

从2009年1月,医院组建以张近宝为学术带头人的先心病治疗团队,将心血管外科的专业重点转向婴幼儿复杂先心病救治至今,他们先后派出50多批次专家医疗队,行程20余万公里,为40个市(县)的藏、彝、羌等28个民族群众筛查先心病患儿1万多例,为1500名先心病儿童实施手术,成功率达99.5%,累计减免医疗费用5000多万元。

  扶贫先扶人,救贫先救心

先心病在国内发病率高达8‰,已成为新生儿的“头号杀手”,特别是西部地区海拔每增加1000米发病率就增加1‰。先心病患儿若不经治疗,约一半会在3岁内死亡,即使生存下来也会给家庭带来拖累。

身处先心病高发地区的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心血管外科,切身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责任。2008年的一个夏日,12岁的藏族男孩根呷父母凑够医药费,带着身材瘦弱、面色青紫、呼吸急促的儿子,来到医院求救。医生经过详细检查告知:“孩子已错过先心病手术时机。”

一句话犹如宣判了孩子的“死刑”,母亲哭倒在医生面前。

严酷的现实,让科室医务人员深感担忧和震惊:“孩子是一个家庭和社会的未来,如果他们身患先心病,不仅会让本就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更会迟滞地区的经济发展。”

“物质的扶贫只能扶一时,扶起一代希望才能扶一世。”医院“一班人”经过深入讨论形成共识:“扶贫先扶人,救贫先救心。”

2009年1月,医院组建以张近宝为学术带头人的先心病治疗团队,将心血管外科的专业重点转向婴幼儿复杂先心病救治。2月,医院抽调精兵强将充实到科室,购置先进专业医疗设备,并将ICU重症监护室划归科室统一管理,完成了学科力量、技术和设备的整合。

  7年成功实施疑难重症手术600多例

新科室成立后,当月仅收治了3名先心病患儿。原因何在?从对口帮带医院返回的副主任欧阳辉找到了问题症结:先心病患儿大多出生在贫困山区,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只有我们走出去,才能把先心病患儿找回来。

随后,他们联合超声科医生组成巡诊小分队,深入革命老区、边疆山区、少数民族聚居区进行筛查。首次赴巴中就带回来21名患儿。

走进心血管外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中国地图,许多地名用小红旗标记着。“我们每去一个地方,就在上面画一面旗。”医护人员说。

2013年5月,医疗队在西藏芒康筛查时,劳累了一天的队员们正准备休息,一位阿妈告诉他们,邻县有一名疑似先心病患儿。大家二话不说,带上设备就走。

在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东达山时,不少队员出现严重高原反应,超声科医生赵恒口唇发绀、突然晕倒。有人不解:为一个疑似患儿这么拼,值得吗?

医疗队长喘着粗气说:“宁可搞错也不能错过,即使疑似也要排除。”他们继续在风雪中前行。

11月的拉萨,寒风肆虐。天刚蒙蒙亮,心血管外科ICU主任丁盛披上大衣,直奔某医院会议室。他和队友们将为阿里地区10名先心病患儿做术前检查。

张洁
业务院长主刀医师
袁初黎
副主任医师
郑新荣
副主任医师
印义芳
主治医师